最近,大家都在討論香港的教育制度。在網絡上有很多人在廣傳一則相關的新聞,據說曾有小孩哭問母「我生存是為了功課嗎?」。如果此小孩從沒有家長的循循善誘教導生命的價值,想必他該是一位很聰明的小孩,我也敬佩現今的小學生能在學童的階段已經學習反思生存的意義。因為此篇報導,我想起了幾年前亦曾有家長對香港教育作出一番的控訴,並為香港「成就」了現今的大業。

自從1978年開始實施中學學位分配辦法以來,就一直實施男女分開派位,惟此舉一直不為人知。直至1998年,有家長不滿其女兒的派位結果比同校成績比較差的男學生差,於是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經調查後才發現中學學位分配辦法一直採取男女分隊,並被平等機會委員會裁定違反性別歧視條例。最後教育統籌局於2002年決定採用男女合併派位模式。這位家長「成就」了自己的女兒而輸了教育的「順其自然」的精神。教育司署當初推行此措施,是因為有科學研究顯示男女的發展及學習上存在差異,為照顧此等差異,政府便實施男女分開派位,讓某一性別的學生升學機會不會因發展的差異而佔優或失去優勢,亦確保每間男女校的男女生人數均等。自從男女分隊被平等機會委員會裁定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後,男女合併派位導致中學男女生比例失衡,影響整體學生社交發展。觀看現今香港的情況,不難發現女性擇偶的樹遇越來越困難,其中一個可能的因素是因為女生在求學的早期較男生有自然優勢,男生本應在中學可以自然提升學習能力時卻不被當作是一群學習能力優秀的學生作適當的引導。同時,在心理上亦早已被潛言默化,故此學習動基未能得到有效的啓發。相信,當初那一位家長只在意自己女兒的派位結果而沒有深思制度改變對社會的變化。

反觀今天,不少的聲音訴說 TSA 的制度令小孩陷入痛苦的局面。其實,問題的根源從來不在制度,不在小孩的能力,而是成人的態度。作為家長、教師、學校該如何對待 TSA 的成績?教育局多番指出,TSA 是評估基本能力,學校只需把課程目標融入教學中,無須為應付 TSA 而改變教學及評估方法。如果要救救孩子,是否不應本末倒置取消 TSA,而是對學校、教師、甚至是家長的態度重新調整?從來問題的根源因由成人的意念而起,可恨的是成人喜歡把自己的問題推向制度及孩子身上。大家試想,每一個人手上的梯也不一樣的長度,如果一道梯也只不過有五級,現在是教育孩子如何爬梯而已,為何家長要不斷嘗試把孩子的梯拉長,好讓孩子爬高一點?其實,新聞裡的孩子應該哭問的是「我生存是為了你對我的期望嗎?」。作為家裡的教育者、學校的教育者,當你想到 TSA,不防擴散好味的精油放鬆緊張的情緒吧!

這到一篇文章:生命的本身有意義嗎?到目前為止,筆者認為,生命本來就是沒有意義的,所有的意義都是人們加上去的!你要加上什麼樣的意義,由誰來決定呢?!這裡有一個故事並不豐富曲折,卻很能說明問題!接此看故事

如何訂購 Young Living 產品
請在 Enroller 使用 編號#1610259
查詢電郵 : vincy_wan@yahoo.com.hk

Release-Young-Living-Essential-Oil

Reference:
https://hk.news.yahoo.com/孩子爆煲-生存為了功課嗎-225139312.html
https://zh.wikipedia.org/zh-hk/香港中學學位分配辦法